喵喵拳警告

江湖杂记

参加家园系统同人征集活动的
流水账预警!!!
严重偏题注意!!
小学生文笔预警!!!
看的时候请不要喝水不要吃东西!!
字数2k+
我是真心想要云追月挂件!官方爸爸看看我吧!!!

part1
        凌虚与同学拜入同门,成为了那个史上最骚包华山的万修义士的徒弟。
        “师父晚上好!”凌虚满脸写着乖巧,一上线就跟师父例行问好。师父今天神秘兮兮的,啥也没说就邀凌虚入队,到了江南的一片水边。
        “今天师父带你飞。”
        凌虚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看见自己腾空而起,与师父手牵着手,在空中划下一道充满少女心的粉红泡泡,然后又半路落到了水里。
        “飞起来之后戳一下右下角那个闪着的东西。”师父并不为凌虚的反应迟钝生气,非常耐心地指导:“来,我们再试一次。”两人又一次从水中跃起,这一次凌虚不敢分神,及时配合,在落地后得到了师父的一句夸奖:“不错。”
        于是那天晚上凌虚在湖上飞来飞去,直飞到师父轻功值不足,跳都跳不起来为止。
        凌虚想要做师父永远的乖徒弟呀。

part 2
        今天师父不在,凌虚和同学组了队在江南打坐,才六十几级的凌虚不知道什么是开红,同学解释过后,凌虚这初生牛犊不怕虎,想也没想自己开了红就进了风景区打坐,一进去就被人围住,几刀子下来就把毫无还手之力的凌虚送去了复活点。暗香同学十分仗义,要为姐妹报仇雪恨,于是毅然决然地也开了红对准仇人就是一刀子,不料攻击范围太大,波及了打坐点里大部分人,同学惨遭群殴。凌虚在打坐点看着同学的血条噌噌往下掉,身为云梦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凌虚连忙点了跟随要回去奶她,结果刚跑到打坐点上来又是一刀,凌虚和同学一起悲惨地被送回了复活点。
        凌虚在茶馆的椅子上乖乖地坐了十分钟,终于变回了绿名,这才敢和同学继续在江南闲逛。
        江南水乡河道湖泊众多,凌虚和同学下水游玩。凌虚趁同学不注意,悄悄潜到船底,找了个迷之角度拍了几张照,成功让同学的长腿看起来踩在了自己头上。
        同学:“………很皮。”

part  3
        备考两个月过去,转眼已是七月了。
        凌虚再次回到阔别两个月的江湖,在汤池的市井喧闹中试图找回那一点熟悉的感觉,却惊觉已是物是人非。同学走了,三服合并,汤池熟悉的身影已经销声匿迹,好友列表里的灰色头像再也不会亮起。凌虚站在熙熙攘攘的金陵街市中,突然希望能有一个人,上线总是能看到他亮着的头像,发去组队邀请总能收到回音,一起刷本一起开红即使死了进了监狱也还是很开心,就算什么都不干,聊天也是充实的。
        凌虚觉得她该在游戏里找个伴。
        她换了称谓,很快就认识了一个暗香小哥哥,小哥哥的脸虽然捏得惨不忍睹,不过人很好,答应帮凌虚练号。隔天凌虚再上线发现自己的号修为提高不少,她屁颠屁颠地跑去跟师父说,师父毫不犹豫地给她泼了一盆凉水:“刚认识的陌生人你随随便便就把号给他?太不安全了!”凌虚被吓得只好哆哆嗦嗦地把自己cp的id告诉师父,一句也没敢多说。
        没想到情缘与师父相谈甚欢,用的还是自己的号,凌虚一早起来看到好几百条消息记录,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师父看见凌虚本人上线,还特来问候:“你那个情缘缘还蛮有意思的。”
       凌虚开始深深的怀疑那两个男人会不会搞到一起去。

part 4
     
        凌虚新建了一个沧海号。
        捏脸的时候本想着一定要往死里可爱,最后捏出来却还是惨不忍睹,凌虚垂头丧气,难道自己真的手残捏不好脸吗……同学客观而公正地评价:“很像你本人。”
        不管怎么样,手残凌虚顶着那一张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脸在大街上叮叮当当地蹦了起来。凌虚不爱做剧情任务,又耗时间经验又少还总是跑来跑去。可是不升级跳楼的时候摔不残就没意思了。凌虚又是懒又是纠结,就是不愿意动。                            
        情缘小哥哥看凌虚等级低,组了队带凌虚去打盗墓贼,凌虚本来不知道要去做什么,一头雾水地到了地方一看是盗墓贼,这还没来得及取消跟随呢,那边的发丘铁锤一锤子过来,身娇体弱易推到的凌虚不用人推,已经躺在地上了。这下又没办法取消跟随了。
        于是那天凌虚被自己的情缘拖着,一路躺着升到了五十多级。凌虚的手机又总是有点卡,跑着的时候取消跟随就卡住了,一到地方就被盗墓贼一刀子戳死。直到最后打完了,情缘才说:你傻啊,跟在我旁边,总是被怪打死。
        凌虚心里有苦说不出啊,委屈.jpg
   

part 5

        家园系统新鲜出炉,凌虚那有钱的假华山师父就买了房子,邀请凌虚去做客。
        凌虚一进门,整个聊天窗口的画风就变成了“哇!”“这里有兔子欸!!”“小鸡好可爱啊!!!”“师父你家还有悬空街!”凌虚好奇地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在浴盆里拉着师父戏水拍照,抱起琵琶一通乱拨,跑进偏房试图摸一下兔子看起来颇有质感的绒毛,不过失败了。
        待到凌虚把整座宅邸包括屋顶全都爬过一遍,终于恢复了安静乖乖坐下来听师父抱着琵琶来了一曲《沧海一声笑》。凌虚不会弹琵琶,但是听得很认真。江湖之大,这一份怀抱琵琶奏与君听的情谊,又是多么珍贵呢。
        等到师父快要下线了,凌虚也玩够了。两人站在田边,落日的余晖下,大麦在微风中轻晃,簌簌作响,身后是兔子和小鸡或走或跳的活泼身影。凌虚有点希望时间能够静止在这一刻,她向往这样安静朴素的田园生活,于是她壮起胆子问了一句,很好,师父这栋房子统共花了750r,凌虚默默感慨了一下师父真是家里有矿,放弃了买房的念头。
        要什么宅邸,游走江湖四海为家的生活才自由呢!凌虚愤愤地想。

part 6
        凌虚的情缘要退游了。
        凌虚问过原因,小哥哥说真的玩腻了。小哥哥刚上万修,也舍不得删号,直接走了觉得没人管也不好,凌虚是安卓的,用不了小哥哥ios的号,小哥哥把号送人了。
        小哥哥离开的那天下午,与凌虚一起在汤池泡了澡,跳了金顶和鸡鸣寺,最后又来到江南。江南的景色就像凌虚刚刚遇到他的那天一样。小哥哥给凌虚招了招手,就定在原地不动了。凌虚给下了线的小哥哥发消息:
        “在三次元也要开心快乐呀!”
        “你什么时候回来就告诉我一声,我一定在的。”
        虽然凌虚知道,看到这些话的人,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小哥哥了,可她就是想发。
        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
        江湖之大,有缘再会。

评论(2)

热度(3)